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香港白小姐中特网80004 >
唐太宗征高丽的前前后后
发布日期:2019-08-15 21:15   来源:未知   阅读:

  管家婆彩图自动更新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太宗派使臣带着诏书命令高丽撤兵,泉盖苏文拒绝唐使,太宗于是决定出征。贞观十九年,唐太宗不顾太子的苦劝,亲率六军东征高丽,并令太子留守定州监国。

  唐军深入高丽,一路上攻城略地,所向披靡,未多久便攻打至朝鲜安市城,由于守城城主的苦战,唐军随后陷入僵持。

  由于战前太宗盲目乐观,未作战争的充分准备,而战线拉得过长,路途遥远,尤其是辽西走廊当时还是沼泽地,后方运输线不能保证。

  同时,天气逐渐转冷,不利于作战。同年九月,唐军军粮将尽,唐太宗不得不下诏退兵。

  唐太宗很后悔发动了这场战争,说要是魏徵还活着,魏徵一定会劝阻他不要发动这场战争。魏徵643年病故后,唐太宗曾怀疑他与侯君集和杜正伦结党,而毁掉的自已亲自撰写的魏徵墓。

  在定州到并州(今山西太原)的路上,李世民病痈,在并州修养了几个月后才回到长安。回到长安后,唐太宗将一般政事交由了太子李治处理。

  一些历史者认为唐太宗在攻安市城时受了伤,但具体是什么伤,说法不一,朝鲜18世纪以后的诗文、笔记小说称唐太宗眼部受到了箭伤。受伤说法於史无据。

  在东汉时期,我国的东北的辽东郡有一支高句丽族,建立了高丽王国,咱们国家古代管那里叫辽东。高丽国和当时周边国家和部族经常发生战争,很死伤了不少人。隋朝的文帝、炀帝四次打算占领这个地方,四次失败。听说唐朝新立,国王高建武赶紧派使者来修好,表示称臣纳供,并愿意放还因为战争而流亡过去的中国人。

  那时候还是唐高祖李渊当政,他说:名实须相副。高丽过去也表示愿意作隋臣,然而最终还是同隋炀帝打了仗,怎么能算国家的臣子呐?现在咱们最重要的是安定人心,这事是不是先放下再说?经过温彦博等大臣反复劝说,李渊才勉强答应修好,但打心底里,他跟这个东边的小国家很对不上劲。

  高丽国时常和邻近的新罗国、百济国打仗,两个小国招架不住,也来求助。刚当皇帝的唐太宗还在和北方的突厥作战,没心思顾到这头,只能派使者朱子奢去劝架。到还真把三个国家暂时劝开了。

  后来唐太宗攻打高丽时说:辽东本来是中国的地方,过去隋朝四次征伐都不能取胜。这次征讨此地,就是为了那些前朝死难者报仇。何况天下大都被平定了,就剩下地方还没有收服。我得乘自己还没完全老去之前,和大家一起占领它。可见唐朝进攻高丽是蓄谋以久的策划。

  等到唐朝打败了突厥,抓住了吉利可汗,国力变得越来越强大。高丽王更担心了,赶忙卑躬屈膝的献上封域图,这在古代是表示绝对臣服的意思。这李世民呐,也没说别的,先派使者长孙师到那里,毁掉了当地人为夸耀胜利而用隋人尸骨建立的京观(特大土堆)。瞧着唐朝使臣这样的举动,建武王疑心加重了,悄悄沿着东北方扶余到西南边的大海,修起千里长城防备着。过段时间,他又派太子桓权去朝拜,看看唐朝对高丽到底抱个什么想法。

  唐太宗将计就计,也叫广州司马陈大德去还礼,顺便刺探虚实。陈大德和他的手下在那里到处收买高丽的官员,搜集到不少详细情报;又经常和流落到那里的中国人聊天,说说谁家亲戚还在不在,谁的故乡有什么变化没有,弄的大家都挺喜欢他,有什么都对他讲。不久陈大德就把当地情况打听的一清二楚,回来向李世民汇报,说:听说高昌也被我们占领,高丽的大对卢(相当于中国的宰相)三次跑到我们使臣下榻的地方问候呐。唐太宗听了笑笑说:高丽地方只有四个郡,我发几万兵进攻辽东,再从东莱沿海路直取平壤——要灭亡他们,实在太容易了。只不过咱们刚刚让国家太平一点,可不能劳动老百姓。也就把这事搁下了。

  这边唐太宗还没想动武,高丽国自个先乱起来了。原来高丽的一个大对卢死了,他的儿子泉盖苏文当政,找机会把建武王给杀掉,立建武王弟弟的儿子藏为新国王,自己独揽大权。唐太宗听说这件事情,派使者去吊唁,有人劝他就这个借口进攻高丽。他说:盖苏文杀了自己的君主,独揽朝权,不得人心,要惩罚他还不容易?可是我不想让天下百姓太辛苦。不过光看着他这么干坏事也不行,我打算利用契丹等边境民族去讨伐他们,大伙儿觉得怎么样呐?。大臣长孙无忌建议:盖苏文知道自己罪行不小,肯定防备着咱们,皇上您先隐忍着,叫他觉着放心。要不咱们先写封信去抚慰新立的国王,先安稳住人心。这样就能让高丽人减少戒备。李世民觉得这办法不错,采纳了。

  公元644年,碰巧高丽和百济联合起来攻打新罗,占领了几个城镇,新罗国顶不住,赶紧叫使者来求救。唐太宗替他们出了几个主意,他说:要援救你们也成,一是我派点部队,再联合当地的契丹等民族的兵马进攻辽东。二是给你们一些唐军的军旗军服,多半那两个国家看见会害怕,兴许就撤军了。三是让唐军从海路袭击百济。你们觉得那个办法好啊?

  这新罗使者暗自嘀咕,这些都是远水不救近火的办法,咱们要的就是您派大军去打高丽给咱们解围呐。可是又不知道怎么答复好,一下愣在那儿了。于是李世民先派司农丞相里玄奖去调处,叫大家各自退兵,恢复到战前状态。可是盖苏文说那些占领的地方,原本就是高丽的领土,怎么也不答应退兵,相里玄奖没法子,回国如实汇报。唐太宗瞅着机会来了,决定亲征高丽,不过他的朝臣们还没研究清楚这事儿呐。

  唐太宗想攻打高丽,先和大臣们一起讨论出兵有什么利害没有。谏议大夫褚遂良不同意远征,说:陛下这次打了胜仗还好,万一赢不了,对国家对您都挺危险。兵部尚书李世绩反驳说:上次陛下打算跟踪追击,消灭来侵犯的薛延陀部,结果被魏征苦苦劝住。当时要真那么做了,薛延陀部连一匹马都别想回老家。如今他们缓过气,又经常来骚扰咱们,我一想起那件事就觉着遗憾呐。唐太宗回答:这到的确是魏征的错呐,当时我挺后悔,但为了给大家树立直言敢谏的榜样,也就没露出这个意思。虽然这么解释,但很多朝臣还是反对皇帝亲征辽东。大家都觉得唐太宗带兵攻打那么远的地方,留下这么大的帝国没人管,万一西北的突厥再次进攻,或者内部有人乘机作乱,不好对付。唐太宗觉得这些想法挺有道理,便留下太子在定州看守后方,再给他配上马周等几个又忠诚又有智谋的大臣,又叫房玄龄留在长安治理国家。这么着,他觉得出征时心里塌实多了。

  仍然有不少人反对远征,唐太宗又解释说:古代的尧舜,再圣明也不会冬天种地;普通的农夫,春天播种就会有收获,这是因为顺应天时的缘故。高丽泉盖苏文施行,老百姓伸长脖子望着咱们什么时候去援救呐,这就是天时。大家说那么多反对意见,可没一条讲到这个。请诸位放心吧,这次一定会胜利。这么说,反对的意见又少了一些。

  公元644年秋天七月,唐太宗命令将作大监阎立德等到洪州、饶州、江州,造船四百艘,准备用来运载军粮。又派营州都督张俭带两万人渡过辽水试探下高丽的实力。到了辽河边上,正碰上发洪水,张俭看一时半会过不了河,只有回到营州。唐太宗以为张俭胆小,不很满意。于是江夏郡王李道宗自告奋勇,带一百名骑兵过去,深入敌后,把地形险狭都研究了一番。回来的时候,发现高丽兵把归路断了,赶紧绕道,总算平安回到唐朝。张俭到了长安,把退兵的具体原因讲了讲,然后又把当地山川形势,人情风俗详细解说了一番,唐太宗听了很高兴,仍旧叫他带营州兵担任前导。

  至于粮草,一部分放在北边营州,一部分存在东边的古大人城。北边的粮草是让太常卿韦挺负责运送的,韦挺的父亲韦冲,是隋朝的营州刺使,曾经跟随隋炀帝攻打过辽东,留下不少经验教训给后人。韦挺吸取上次隋炀帝的教训,没有从陆路输送粮草。而是沿着并州的桑乾河向北转运,没想到冬天到了,北方河水大都结冰,粮船无法前进。他只好把米粮下在幽州西南面的卢思台,打算等到开春了再把米向前运。紧跟着忙上书为自己开脱,说等到明年大军进攻的时候,粮草一定会运到。唐太宗看了很不痛快,对大臣们说:出兵的日子还没定呐,怎么那么肯定是明年春天?如果现在我就打算进兵,粮草供应不上怎么办呐。?便派人去核查这件事,调查者回报说韦挺没有调查和修浚河道就启运,有错。于是他被撤职,另外找人代替。其实韦挺知道辽东冬天寒冷,土地泥泞,军队不可能打仗,判断到是挺准的,可是唐太宗不愿意让别人觉察到军机,才把他抓起来问罪,真够冤的。

  东边的粮草交给太仆少卿萧锐转运,他的责任是将河南道上缴的军粮沿海送到战场。

  这些行动闹得风风雨雨,触动了盖苏文,他感觉闯了大祸,赶紧派使者带着黄金来献纳,又派国内贵族五十名来充当人质,向朝廷赔罪。可唐太宗一概不接受,把使者们骂了一顿,然后全部抓住囚禁起来。

  打仗前,挑选带兵的大将很重要。原来生擒突厥可汗的李靖到合适,可这时他年龄太大了。唐太宗把他找来咨询:朝廷靠了您才能南平江南,北破突厥,西定吐谷浑。如今还剩下东北边的高丽,怎么样,还愿意跟我去讨伐吗?李靖忙起身回答说:过去都是靠了陛下威灵保佑,才能创立一点微功。今天虽然我又老又病,如果朝廷愿意用我,这些病自然就好了。唐太宗瞧着那病样子,不忍心叫他带兵,只是让李靖跟随到相州,看看实在病的不能起床了,叫他留下修养。

  不过唐太宗身边也不缺乏优秀将领,李世绩、李道宗、薛万澈、程名振等将军,都是有勇有谋,善于行军打仗之辈。有个叫郑元铸的退休官,以前跟随过隋炀帝征讨辽东,他建议说:去辽东的路途遥远,粮运特别艰难,过去隋炀帝出征的时候,一担粮要三个民夫轮流运送才能到前线。东夷又很善于守城,不容易拿下来,皇上可要小心呐。唐太宗回复说:隋朝和咱们怎么能比呐,你瞧好吧。

  朝廷要出征高丽的消息一传开,不少人应募从军。有个龙门人薛仁贵,本来是个老实务农的小伙子。有人劝他不要自甘贫贱,应当参军作战,建立功名。他觉得这话挺有道理,便跑到将军张士贵那里报名入了伍。

  大唐一共征发了十六道的兵员,总数十万人。公元644年十一月,唐太宗下令,以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率领江南、淮河、岭南、三峡等地水兵四万,又在长安、洛阳招募了三千志愿兵,乘三百艘战舰出征,路线是从山东的东莱,跨过渤海,直扑高丽都城平壤。以兵部尚书李世绩、江夏郡王李道宗为辽东道正副行军大总管,率领步骑兵共六万,夹杂着一些在西北归附的少数民族部队,沿陆路攻取辽东。两军同时出发。十一月底,有不少部队到达幽州,行军总管姜行本和少府少监丘行淹两人就在那里的安萝山监督工匠制造各种攻城器具。这段时间里,有许多勇士自愿从军,也有许多人敬献自己发明或收藏的攻城器械,唐太宗都根据实际情况需要收纳采用。

  不久,李世民诏告天下,说:盖苏文谋杀自己的君主,虐待人民,所以我要讨伐他。凡是大军经过的地方,请不用大办招待。又分析道:隋炀帝征伐高丽失败,是因为他残暴而高丽王仁厚。如今我却有五方面对比,可保证胜利。一是以大国进攻小国;二是以正义之师讨伐叛乱;三是以安定团结的国家进攻丧乱之邦;四是以逸待劳,精力足;五是百姓乐意跟从我而怨恨盖苏文。这么对比下来,还怕胜利不了吗?全天下的人都不必担心呐。不过隋炀帝的教训就在眼前,太宗皇帝还是小心翼翼的对待这事,沿途供奉,能节省的就节省,尽量减轻老百姓负担。

  大军快出发的时候,有个叫李大亮的臣子,性格很鲠直,临病死前上书给皇帝,说了很多切实的理由,坚决反对远征,可这怎么拦得住雄心勃勃的唐太宗呐。

  走不多久,留在长安的房玄龄接到造反密报。查问下来,竟然是指控房玄龄谋叛。他不敢擅自处理,赶紧把告密人送到皇帝行营。唐太宗听见这事可火了,先叫侍卫手拿着长刀左右侍立,然后询问告密者告谁,那人回说:房玄龄。唐太宗说果然猜的不错:有人对房玄龄掌管国政不高兴,要整到他才这么做的。当场把告密者腰斩。然后写封信狠狠责备房玄龄,说他太谨慎,以后还有这类诬告的,让他自己就地处理好了。

  走陆路的李世绩部队提前出发,他假装要从怀远镇进攻,然后悄悄从北面渡过辽水,来到玄菟城下,这时正是公元645年夏季。高丽人可吓坏了,急忙收缩到各自城内防守。不久,李道宗几千兵马也攻到新市城,部下折冲都尉曹三良只带了十几名骑兵就冲到城墙下转悠。新市的众多军民惊恐万分,不敢出来作战。张俭率领的营州部队和当地少数民族援兵从辽河压到建安城,在那里打败了出战的敌人。

  前锋小胜,对唐军鼓舞挺大。紧接着李世绩、李道宗迅速拿下盖牟城,俘虏二万居民,获得粮食十多万石。随后进到辽东城下,这时唐太宗才从北平来到辽东,路上要过方圆二百多里,泥泞遍布的辽泽,将作大匠阎立德于路搭建土桥,部队没受什么阻碍就过去了。大军还没到,高丽援军步骑四万人出现在前锋阵前。唐军将领大都建议先防守着,等待唐太宗大军到来再会战。而李道宗坚持发动进攻:敌人不顾长途跋涉的劳累,以为凭着人多势众就可以击败咱们,我看就乘这机会狠狠打他们一下。再说咱们作为先头部队,就是要为乘舆来到清扫道路,难道还能把敌人留给皇上自己打吗?这么一说,李世绩也觉得有道理,便引军对敌。果毅都尉马文举临阵时大声叫喊:不碰上凶恶的敌人,怎么显得出咱们的壮勇呐。于是策马直扑,冲乱敌阵,唐军受到鼓舞,一起冲上去和高丽军厮杀。没想到行军总管张君义怕死,战到半途撤退了。在危机关头,李道宗急忙把后退的士兵收拢,他发现敌人的阵形已经乱套,马上带着几十名骑兵杀入重围,左冲右突。李世绩顺势猛攻,终于大破高丽军。

  战斗刚结束不久,皇帝也到了辽东城下,他把辽河上桥撤掉,表示不胜利就不打算回家了,然后将大军驻扎在辽东城附近马首山下。唐太宗表扬了李道宗,提拔马文举为中郎将,把临阵脱逃的张君义就地处斩。接着带几百骑兵到辽东城下巡视。

  到城下,唐太宗看见战士们背着土去填护城壕,也兴致勃勃地参与,拣更多更重的土去填。属下学着他的榜样,抢着把土运到城下,不一会就把护城壕填平了。李世绩全力围攻辽东城,前后激战十二天,修的长围已有好几百重,城下金鼓和呐喊声震天动地。又过了几天,南风吹来,唐军士兵登在冲杆上,用火把点燃城池西南楼,火势四处蔓延。将士乘势冲入,高丽军民虽然拼死抵抗也没能挡住。辽东城被攻克,城中军兵一万多人战死,被俘虏一万多人,百姓四万口。唐朝将此城改为辽州,将此前占领的盖牟城改为盖州。

  占领辽东城后,附近的白岩城害怕了,赶紧和唐太宗联络,请求投降,得到允许后,中途又翻悔。唐太宗大怒,引兵攻城,并传谕全军:只要拿下此城,就将城中人口物品全赏给将士!此时,沿海路出发的军队也传来好消息。

  水军自东莱渡海,首先袭击卑沙城。卑沙城池四面壁立高耸,只有西门可攀登。在一天深夜,先锋程名振率部杀到,其副总管王文度当先登城入内。夏,五月,全城被破,生俘军民八千多人。随后,张亮另遣总管丘孝忠于鸭绿江畔展开部队,震慑高丽人。

  七月,水师进发到建安城下,全军还没树好营栅,高丽军突然杀到。大总管张亮惊慌失措,不知道如何对付,吓得傻呆呆地坐在胡床上,两眼直视,话都忘了说。好在唐军训练有素,官兵们看着他那样子,还都以为他无所畏惧,镇静如山,居然各自镇定下来,转身对敌。副将张金树乘势鸣鼓发动反击,将士遂奋勇冲杀,大破来袭敌军,又赢了一阵。此刻,白岩城早已被攻克,唐朝大军云集安市城下,正在想招拿下高丽全国呐。

  五月,唐太宗指挥诸将进攻白岩城的时候,右卫大将军李思摩(阿史那思摩)身中弩箭,唐太宗亲自于阵前为他吮血疗伤,知道此事的将士,个个感动无比,迎敌时更平添了奋勇气概。

  高丽乌骨城派部队增援白岩城,遭到唐大将契必何力截击,他带着八百骑兵,当先直入敌阵。混战中,被长枪刺中腰部,敌兵乘机把他重重包围,看看抵敌不住。正危急时,将领薛万备单骑冲入,拔契必何力于万众之中。何力认为如此失败简直是耻辱,立马在本阵中将腰上伤口简单包扎一下,又翻身杀回敌阵,高丽军当不住何力及其部众神勇,大溃败,逃散数十里,幸好天黑下来,唐军没有深入追击,乌骨援军才免于覆没。不久,刺伤契必何力的军人高突勃被抓获,唐太宗叫何力自行处理,何力想了想说:他为保卫自己的国家,冒着战场如雨般的锋镝白刃而刺伤我,实在是忠勇的壮士呐。再说,我俩素不相识,并非什么私人恩怨,干么要杀他呢?叫人将高突勃放走了。

  六月,白岩城主孙代音见抵挡不住,又悄悄派手下来联系投降,被允准。唐太宗叫使者带着唐军旗帜回去,插在城头上,城内军民以为唐军已经入城,纷纷放下了武器投降。此刻李世绩请求唐太宗实践诺言,将白岩军民全部变为唐军将士的奴隶。唐太宗听完这个请求后,却下马向他道歉,说:实践诺言,昭信于人,你说的很对。但放纵战士到城里杀人掳掠,我实在不能忍心如此。这样吧,将军部下有功的,我都以自己的私房钱酬赏,就算赎买此城军民吧。 皇帝如此宽大,李世绩也不再争执。

  白岩城一万余口人得到保全,从其他地方来白岩城参与保卫战的高丽士兵,也受到抚慰,并发放路费,让他们回到自己要去的地方。盖牟城陷落的时候,曾有自加尸城入援的七百人也被唐军俘虏。此刻见唐太宗如此宽宏大度,很受感动,自愿加入唐军作战。但被唐太宗拒绝了,告诉他们:各位的家都在加尸城,你们为我战斗的话,家人就得受连累,为了得到你们任何一个人而毁掉一个家庭,我实在做不到,请各自回家吧。过了几天,发了路费,让这些人也回家去了。

  占领白岩后,唐太宗和李世绩商议说:听说安市城险要,战士也很精良,尤其是那个城主,非常有才干。过去盖苏文叛乱时,此人不服,盖苏文怎么也打不下这座城池,才把这个城池送给他管。我看不如先攻建安城,若拿下建安,安市就被包围起来,好办的多。兵法云:城有所不攻,就是这么个意思。 李世绩想了想回答道:建安在南边,安市在北边,我军粮食都在辽东城,如今跨过安市进攻建安,如果粮道被断就麻烦了。不如先攻安市,拿下此城,建安就不难取了。 唐太宗觉得也有道理,说:既然这样,我以你为大将,当然得用你的办法,只是不要耽误我的事好了。于是进攻安市。老实说,李世绩还有层意思没说出来,那就是皇帝亲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担负不起,不如找最稳妥的法子作战,只是这样一来,不少好机会就没了。

  六月底,唐朝大军进发到安市城下,安市为高丽重镇,失去此城,则平壤的门户大开,无险可据了。于是高丽国急忙派遣北部褥萨高延寿、高惠真帅高丽、靺鞨族兵十五万增援安市城。

  面对高丽增援大军,唐太宗和臣下计议说:我站在高延寿那面想想,能对付我的策略就有三种:引兵连安市城为犄角,据守高山险塞,以城中粮食养息军队,再让靺鞨人四处抢夺牛马军粮,这样使唐军攻不能短时间取胜,打算撤退又受阻秋天泥泞,不战而坐困我军,这是上策。带着城内军民逃跑往高丽内地,这是中策。如果他不自量力,和我军对攻,实在是下策。各位瞧着吧,他们必定会出下策,我都看到高延寿怎么被擒拿的景象了。

  果然,高延寿不听从有经验的老将劝阻,仗持人多,提兵进攻唐军。进到离安市城只有四十里的地方,唐太宗还担心高丽军中途变卦,便派左卫大将军阿史那杜尔带二千突厥骑兵去诱敌,刚一交战就诈败而逃。这一切,看得高丽人哈哈大笑,互相鼓励说:容易打啊。便一鼓作气向前冲,在安市城东南八里的一座山前列阵,打算大破唐军。

  为了迎战高丽大军。唐太宗带数百骑兵,和长孙无忌等臣子到山顶高处了望,了解地形敌情。太宗看见高丽、靺鞨族兵联军列阵长达四十里,心里有顾虑,神色也忧郁了一些。江夏郡王李道宗乘机建议说:既然高丽倾国而来决战,平壤的守备肯定不强,陛下给我五千精兵,拿下那块根本之地,让敌人进退不得,面前这数十万重兵肯定不战而降。唐太宗没回答,他盘算的要足够的兵力打败高丽联军,好显示自己的神武英略呢。

  为了减轻敌人的斗志,唐太宗派使者去蒙高延寿,说:我是来问盖苏文谋杀君主的罪行的,和你们作战,不是我的本意。到你们境内,粮食不足,所以拿下几个城池取粮。等到高丽国内部安定了,你们丢失的一定归还。高延寿想着咱们人多,看来唐太宗真害怕了,就先答应着吧,慢慢的,戒备也松弛了不少。

  唐太宗看计谋得逞,立即在夜里召开军事会议,命令李世绩带步骑一万五千在西岭列阵,长孙无忌带精兵一万为奇兵扰敌,自己指挥四千步骑,悄然登上北山埋伏,约定诸军听到鼓角声,就一起冲出去杀敌。第二天,高延寿等人发现李世绩带兵布阵,赶紧整顿部队,准备迎战。就在此刻,唐太宗看见长孙无忌的奇兵已动,尘土扬起,下令属下吹响鼓角,举起旗帜,让全军大吼着冲将出来。高丽将领看唐军气势雄浑,急忙指挥部队分兵迎敌,弄得他们的军阵一片混乱。老天爷也会赶时候,乌云盖顶,响雷闪电齐出,打算下点秋雨助兴。

  参军入伍的老实农民薛仁贵,此刻身上套着白袍,头缠白色布带,手提长戟,骑着一匹劣马,领头杀入高丽军中。在昏暗的天色下,被雷电交映着,他的身影更显分明。薛仁贵高声呐喊,径直冲杀,挡者辟易,所向无敌。两军阵中突现如此英雄,连唐太宗都看呆了,高丽人更是惊心动魄,纷纷后退。唐军乘势强攻,敌军大败,四面逃散,大约有两万人被杀。战后,唐太宗把薛仁贵提拔为游击将军,并对他说:这次东征,相比于攻占城池,我更高兴的是发现了你这样的人才。好好努力吧。

  高延寿大败之后,收集残兵三万六千八百人,依山自固。唐军四面合围,长孙无忌将包围圈附近的桥梁归路都断绝掉。无奈之下,高延寿只好投降。他跪着从唐营门口走到天子脚下,请求处置。唐太宗笑笑说:东夷的年轻人嘛,在大海的角落边上逞能还行。要真碰上决胜时候,和我这见多识广的老人还差的远呐。还敢和天子对战吗?高丽众将趴在地下无言对答。唐太宗把褥萨以下酋长三千人选拔出来,授予军职,并把他们迁徙到内地去。剩下的高丽人都放还平壤。俘虏们得到这个好消息,无不高举双手磕头感激,欢呼声响彻方圆数十里之外。靺鞨人就惨了点,他们有三千三百人被抓起来活埋,据说是惩罚他们侵犯皇帝御驾的缘故。这一战获马五万匹,牛五万头,铁甲一万领,其他物质比比皆是。

  唐太宗也把这一战视为平生得意之作,写信给留守的太子和群臣夸耀说:我这个将军当到这份上,大家觉得怎么样?,并命名自己埋伏的山叫驻跸山,以为纪念。而高丽人闻此败讯,不打算死守城池了,后黄城、银城的军民撤退一空。从安市到平壤,几百里方圆都没了人烟。可安市还是坚持抵抗,不打算投降。

  秋天的七月,唐太宗下诏标识战死者尸体,等大军归国时一起抬回去。并封降将高延寿为鸿胪卿,高惠真为司农卿。看来他准备回家了。

  八月,抓到间谍高竹离,唐太宗亲自询问,他将此人身上绳索解开,问他你怎么这样瘦呐?高竹离回答说:因为躲开大路盘查,乘缝隙前进,几天没吃饭了。唐太宗赏赐他一顿饭,然后说:既然你是间谍,肯定要赶回去复命,代我给莫离支盖苏文传个话,要打听我军消息,直接派人到我这里来问好了,用不着悄悄咪咪的那么辛苦。叫人把他放回去。临走的时候,唐太宗看见高竹离打着赤脚,又送了双鞋子给他。

  安市怎么也打不下来,但安市守军也不敢出城作战。唐太宗只是多派斥候侦察,立营的时候干脆也不建营栅堑壕了。唐军战士就是单身出去办事,野外随便住宿都不用担心什么,和在中国也差不多。

  从大兵进到辽东之日算起,前后耗了六个月,莫离支盖苏文悄悄派使者联络西北部族薛延陀,教唆他们进攻中国。薛延陀真珠可汗颇为心动,遣使者来窥探,唐太宗直截了当地打发他们说:告诉你们的真珠可汗,我如今攻打高丽,你们想偷袭中国,竟管快来就是!这话传到真珠可汗耳朵里,可把他吓着了,赶紧又派使者来道歉,并表示愿意出兵帮助,被唐太宗拒绝了。

  安市人看见唐军拿他们没办法,信心逐渐足起来了。每当他们看见唐太宗的车驾从城下过,纷纷站在城墙上放声辱骂。太宗大怒,李世绩也气愤不过,向他请示,要在攻克后,把全城老百姓都活埋掉。安市军民听见这个消息,更加拼命地坚守。安市更难被攻破了。随军降将高延寿和高惠真建议直取安市背后的乌骨城,然后直趋平壤。群臣也觉得这办法好,并且告诉太宗,张亮的部队也到了卑沙城,可以合兵攻拔乌骨,然后渡过鸭绿江直取平壤。但是长孙无忌坚决反对,理由很简单:天子亲征,和一般将领不同,绝对不能乘危侥幸。如今安市和建安的敌人,大约有十万,我们绕过去,不排除咱们后军被偷袭的可能性。天子出征,只能要万全之策。还是先破安市,再取建安,然后长驱而进为好。唐太宗反驳不了这个理由,再一想反正自己兵力也不够,还是继续围攻安市吧。这样一来,为求万全,反而不能用奇兵,上策成了下策。

  一天,安市人打算乘唐军久攻松懈,偷袭一下。没想到杀鸡犒劳敢死队的时候,声音鼎沸,被唐太宗听见了,他判断敌人多半要偷袭,严密戒备。果然在晚上,几百名高丽敢死队员从城上用绳子吊下来。唐太宗发现后,亲自带兵到城下迎击,杀了几十个人,其他的都退了回去,从此不敢出来。

  江夏王李道宗指挥部队高筑土山,逐渐逼近城的东南角,安市人也将自己的城墙不断加高抗拒。两边士兵在高地上相互攻杀了六、七天,唐军用冲车擂石把城楼打坏,安市人立即树起大木栅塞住缺口。前后六十天,用了五十万左右的劳动力,才将土山修到离城只有几丈光景。一天晚上,土山垮下来,把城墙压垮,负责守卫的唐将傅伏爱私离职守,山上无人指挥。高丽兵立即从城墙缺口冲出来,占领土山,挖出长壕守备着。唐太宗眼见这么好的机会白丢了,心里非常恼火,杀傅伏爱于军前。李道宗也光着脚到军旗下请罪,唐太宗严肃的告诉他:你罪的确该死。但既然象汉武帝那样杀王诙而损失大将,不如象秦穆公重新用孟明视还能取胜,何况你还有破盖牟、辽东的功劳,这次特别饶了你。

  在东汉时期,我国的东北的辽东郡有一支高句丽族,建立了高丽王国,咱们国家古代管那里叫辽东。高丽国和当时周边国家和部族经常发生战争,很死伤了不少人。隋朝的文帝、炀帝四次打算占领这个地方,四次失败。听说唐朝新立,国王高建武赶紧派使者来修好,表示称臣纳供,并愿意放还因为战争而流亡过去的中国人。

  那时候还是唐高祖李渊当政,他说:名实须相副。高丽过去也表示愿意作隋臣,然而最终还是同隋炀帝打了仗,怎么能算国家的臣子呐?现在咱们最重要的是安定人心,这事是不是先放下再说?经过温彦博等大臣反复劝说,李渊才勉强答应修好,但打心底里,他跟这个东边的小国家很对不上劲。

  高丽国时常和邻近的新罗国、百济国打仗,两个小国招架不住,也来求助。刚当皇帝的唐太宗还在和北方的突厥作战,没心思顾到这头,只能派使者朱子奢去劝架。到还真把三个国家暂时劝开了。

  后来唐太宗攻打高丽时说:辽东本来是中国的地方,过去隋朝四次征伐都不能取胜。这次征讨此地,就是为了那些前朝死难者报仇。何况天下大都被平定了,就剩下地方还没有收服。我得乘自己还没完全老去之前,和大家一起占领它。可见唐朝进攻高丽是蓄谋以久的策划。

  等到唐朝打败了突厥,抓住了吉利可汗,国力变得越来越强大。高丽王更担心了,赶忙卑躬屈膝的献上封域图,这在古代是表示绝对臣服的意思。这李世民呐,也没说别的,先派使者长孙师到那里,毁掉了当地人为夸耀胜利而用隋人尸骨建立的京观(特大土堆)。瞧着唐朝使臣这样的举动,建武王疑心加重了,悄悄沿着东北方扶余到西南边的大海,修起千里长城防备着。过段时间,他又派太子桓权去朝拜,看看唐朝对高丽到底抱个什么想法。

  唐太宗将计就计,也叫广州司马陈大德去还礼,顺便刺探虚实。陈大德和他的手下在那里到处收买高丽的官员,搜集到不少详细情报;又经常和流落到那里的中国人聊天,说说谁家亲戚还在不在,谁的故乡有什么变化没有,弄的大家都挺喜欢他,有什么都对他讲。不久陈大德就把当地情况打听的一清二楚,回来向李世民汇报,说:听说高昌也被我们占领,高丽的大对卢(相当于中国的宰相)三次跑到我们使臣下榻的地方问候呐。唐太宗听了笑笑说:高丽地方只有四个郡,我发几万兵进攻辽东,再从东莱沿海路直取平壤——要灭亡他们,实在太容易了。只不过咱们刚刚让国家太平一点,可不能劳动老百姓。也就把这事搁下了。

  这边唐太宗还没想动武,高丽国自个先乱起来了。原来高丽的一个大对卢死了,他的儿子泉盖苏文当政,找机会把建武王给杀掉,立建武王弟弟的儿子藏为新国王,自己独揽大权。唐太宗听说这件事情,派使者去吊唁,有人劝他就这个借口进攻高丽。他说:盖苏文杀了自己的君主,独揽朝权,不得人心,要惩罚他还不容易?可是我不想让天下百姓太辛苦。不过光看着他这么干坏事也不行,我打算利用契丹等边境民族去讨伐他们,大伙儿觉得怎么样呐?。大臣长孙无忌建议:盖苏文知道自己罪行不小,肯定防备着咱们,皇上您先隐忍着,叫他觉着放心。要不咱们先写封信去抚慰新立的国王,先安稳住人心。这样就能让高丽人减少戒备。李世民觉得这办法不错,采纳了。

  公元644年,碰巧高丽和百济联合起来攻打新罗,占领了几个城镇,新罗国顶不住,赶紧叫使者来求救。唐太宗替他们出了几个主意,他说:要援救你们也成,一是我派点部队,再联合当地的契丹等民族的兵马进攻辽东。二是给你们一些唐军的军旗军服,多半那两个国家看见会害怕,兴许就撤军了。三是让唐军从海路袭击百济。你们觉得那个办法好啊?

  这新罗使者暗自嘀咕,这些都是远水不救近火的办法,咱们要的就是您派大军去打高丽给咱们解围呐。可是又不知道怎么答复好,一下愣在那儿了。于是李世民先派司农丞相里玄奖去调处,叫大家各自退兵,恢复到战前状态。可是盖苏文说那些占领的地方,原本就是高丽的领土,怎么也不答应退兵,相里玄奖没法子,回国如实汇报。唐太宗瞅着机会来了,决定亲征高丽,不过他的朝臣们还没研究清楚这事儿呐。

  唐太宗想攻打高丽,先和大臣们一起讨论出兵有什么利害没有。谏议大夫褚遂良不同意远征,说:陛下这次打了胜仗还好,万一赢不了,对国家对您都挺危险。兵部尚书李世绩反驳说:上次陛下打算跟踪追击,消灭来侵犯的薛延陀部,结果被魏征苦苦劝住。当时要真那么做了,薛延陀部连一匹马都别想回老家。如今他们缓过气,又经常来骚扰咱们,我一想起那件事就觉着遗憾呐。唐太宗回答:这到的确是魏征的错呐,当时我挺后悔,但为了给大家树立直言敢谏的榜样,也就没露出这个意思。虽然这么解释,但很多朝臣还是反对皇帝亲征辽东。大家都觉得唐太宗带兵攻打那么远的地方,留下这么大的帝国没人管,万一西北的突厥再次进攻,或者内部有人乘机作乱,不好对付。唐太宗觉得这些想法挺有道理,便留下太子在定州看守后方,再给他配上马周等几个又忠诚又有智谋的大臣,又叫房玄龄留在长安治理国家。这么着,他觉得出征时心里塌实多了。

  仍然有不少人反对远征,唐太宗又解释说:古代的尧舜,再圣明也不会冬天种地;普通的农夫,春天播种就会有收获,这是因为顺应天时的缘故。高丽泉盖苏文施行,老百姓伸长脖子望着咱们什么时候去援救呐,这就是天时。大家说那么多反对意见,可没一条讲到这个。请诸位放心吧,这次一定会胜利。这么说,反对的意见又少了一些。

  公元644年秋天七月,唐太宗命令将作大监阎立德等到洪州、饶州、江州,造船四百艘,准备用来运载军粮。又派营州都督张俭带两万人渡过辽水试探下高丽的实力。到了辽河边上,正碰上发洪水,张俭看一时半会过不了河,只有回到营州。唐太宗以为张俭胆小,不很满意。于是江夏郡王李道宗自告奋勇,带一百名骑兵过去,深入敌后,把地形险狭都研究了一番。回来的时候,发现高丽兵把归路断了,赶紧绕道,总算平安回到唐朝。张俭到了长安,把退兵的具体原因讲了讲,然后又把当地山川形势,人情风俗详细解说了一番,唐太宗听了很高兴,仍旧叫他带营州兵担任前导。

  至于粮草,一部分放在北边营州,一部分存在东边的古大人城。北边的粮草是让太常卿韦挺负责运送的,韦挺的父亲韦冲,是隋朝的营州刺使,曾经跟随隋炀帝攻打过辽东,留下不少经验教训给后人。韦挺吸取上次隋炀帝的教训,没有从陆路输送粮草。而是沿着并州的桑乾河向北转运,没想到冬天到了,北方河水大都结冰,粮船无法前进。他只好把米粮下在幽州西南面的卢思台,打算等到开春了再把米向前运。紧跟着忙上书为自己开脱,说等到明年大军进攻的时候,粮草一定会运到。唐太宗看了很不痛快,对大臣们说:出兵的日子还没定呐,怎么那么肯定是明年春天?如果现在我就打算进兵,粮草供应不上怎么办呐。?便派人去核查这件事,调查者回报说韦挺没有调查和修浚河道就启运,有错。于是他被撤职,另外找人代替。其实韦挺知道辽东冬天寒冷,土地泥泞,军队不可能打仗,判断到是挺准的,可是唐太宗不愿意让别人觉察到军机,才把他抓起来问罪,真够冤的。

  东边的粮草交给太仆少卿萧锐转运,他的责任是将河南道上缴的军粮沿海送到战场。

  这些行动闹得风风雨雨,触动了盖苏文,他感觉闯了大祸,赶紧派使者带着黄金来献纳,又派国内贵族五十名来充当人质,向朝廷赔罪。可唐太宗一概不接受,把使者们骂了一顿,然后全部抓住囚禁起来。

  打仗前,挑选带兵的大将很重要。原来生擒突厥可汗的李靖到合适,可这时他年龄太大了。唐太宗把他找来咨询:朝廷靠了您才能南平江南,北破突厥,西定吐谷浑。如今还剩下东北边的高丽,怎么样,还愿意跟我去讨伐吗?李靖忙起身回答说:过去都是靠了陛下威灵保佑,才能创立一点微功。今天虽然我又老又病,如果朝廷愿意用我,这些病自然就好了。唐太宗瞧着那病样子,不忍心叫他带兵,只是让李靖跟随到相州,看看实在病的不能起床了,叫他留下修养。

  不过唐太宗身边也不缺乏优秀将领,李世绩、李道宗、薛万澈、程名振等将军,都是有勇有谋,善于行军打仗之辈。有个叫郑元铸的退休官,以前跟随过隋炀帝征讨辽东,他建议说:去辽东的路途遥远,粮运特别艰难,过去隋炀帝出征的时候,一担粮要三个民夫轮流运送才能到前线。东夷又很善于守城,不容易拿下来,皇上可要小心呐。唐太宗回复说:隋朝和咱们怎么能比呐,你瞧好吧。

  朝廷要出征高丽的消息一传开,不少人应募从军。有个龙门人薛仁贵,本来是个老实务农的小伙子。有人劝他不要自甘贫贱,应当参军作战,建立功名。他觉得这话挺有道理,便跑到将军张士贵那里报名入了伍。

  大唐一共征发了十六道的兵员,总数十万人。公元644年十一月,唐太宗下令,以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率领江南、淮河、岭南、三峡等地水兵四万,又在长安、洛阳招募了三千志愿兵,乘三百艘战舰出征,路线是从山东的东莱,跨过渤海,直扑高丽都城平壤。以兵部尚书李世绩、江夏郡王李道宗为辽东道正副行军大总管,率领步骑兵共六万,夹杂着一些在西北归附的少数民族部队,沿陆路攻取辽东。两军同时出发。十一月底,有不少部队到达幽州,行军总管姜行本和少府少监丘行淹两人就在那里的安萝山监督工匠制造各种攻城器具。这段时间里,有许多勇士自愿从军,也有许多人敬献自己发明或收藏的攻城器械,唐太宗都根据实际情况需要收纳采用。

  不久,李世民诏告天下,说:盖苏文谋杀自己的君主,虐待人民,所以我要讨伐他。凡是大军经过的地方,请不用大办招待。又分析道:隋炀帝征伐高丽失败,是因为他残暴而高丽王仁厚。如今我却有五方面对比,可保证胜利。一是以大国进攻小国;二是以正义之师讨伐叛乱;三是以安定团结的国家进攻丧乱之邦;四是以逸待劳,精力足;五是百姓乐意跟从我而怨恨盖苏文。这么对比下来,还怕胜利不了吗?全天下的人都不必担心呐。不过隋炀帝的教训就在眼前,太宗皇帝还是小心翼翼的对待这事,沿途供奉,能节省的就节省,尽量减轻老百姓负担。

  大军快出发的时候,有个叫李大亮的臣子,性格很鲠直,临病死前上书给皇帝,说了很多切实的理由,坚决反对远征,可这怎么拦得住雄心勃勃的唐太宗呐。

  走不多久,留在长安的房玄龄接到造反密报。查问下来,竟然是指控房玄龄谋叛。他不敢擅自处理,赶紧把告密人送到皇帝行营。唐太宗听见这事可火了,先叫侍卫手拿着长刀左右侍立,然后询问告密者告谁,那人回说:房玄龄。唐太宗说果然猜的不错:有人对房玄龄掌管国政不高兴,要整到他才这么做的。当场把告密者腰斩。然后写封信狠狠责备房玄龄,说他太谨慎,以后还有这类诬告的,让他自己就地处理好了。

  走陆路的李世绩部队提前出发,他假装要从怀远镇进攻,然后悄悄从北面渡过辽水,来到玄菟城下,这时正是公元645年夏季。高丽人可吓坏了,急忙收缩到各自城内防守。不久,李道宗几千兵马也攻到新市城,部下折冲都尉曹三良只带了十几名骑兵就冲到城墙下转悠。新市的众多军民惊恐万分,不敢出来作战。张俭率领的营州部队和当地少数民族援兵从辽河压到建安城,在那里打败了出战的敌人。

  前锋小胜,对唐军鼓舞挺大。紧接着李世绩、李道宗迅速拿下盖牟城,俘虏二万居民,获得粮食十多万石。随后进到辽东城下,这时唐太宗才从北平来到辽东,路上要过方圆二百多里,泥泞遍布的辽泽,将作大匠阎立德于路搭建土桥,部队没受什么阻碍就过去了。大军还没到,高丽援军步骑四万人出现在前锋阵前。唐军将领大都建议先防守着,等待唐太宗大军到来再会战。而李道宗坚持发动进攻:敌人不顾长途跋涉的劳累,以为凭着人多势众就可以击败咱们,我看就乘这机会狠狠打他们一下。再说咱们作为先头部队,就是要为乘舆来到清扫道路,难道还能把敌人留给皇上自己打吗?这么一说,李世绩也觉得有道理,便引军对敌。果毅都尉马文举临阵时大声叫喊:不碰上凶恶的敌人,怎么显得出咱们的壮勇呐。于是策马直扑,冲乱敌阵,唐军受到鼓舞,一起冲上去和高丽军厮杀。没想到行军总管张君义怕死,战到半途撤退了。在危机关头,李道宗急忙把后退的士兵收拢,他发现敌人的阵形已经乱套,马上带着几十名骑兵杀入重围,左冲右突。李世绩顺势猛攻,终于大破高丽军。

  战斗刚结束不久,皇帝也到了辽东城下,他把辽河上桥撤掉,表示不胜利就不打算回家了,然后将大军驻扎在辽东城附近马首山下。唐太宗表扬了李道宗,提拔马文举为中郎将,把临阵脱逃的张君义就地处斩。接着带几百骑兵到辽东城下巡视。

  到城下,唐太宗看见战士们背着土去填护城壕,也兴致勃勃地参与,拣更多更重的土去填。属下学着他的榜样,抢着把土运到城下,不一会就把护城壕填平了。李世绩全力围攻辽东城,前后激战十二天,修的长围已有好几百重,城下金鼓和呐喊声震天动地。又过了几天,南风吹来,唐军士兵登在冲杆上,用火把点燃城池西南楼,火势四处蔓延。将士乘势冲入,高丽军民虽然拼死抵抗也没能挡住。辽东城被攻克,城中军兵一万多人战死,被俘虏一万多人,百姓四万口。唐朝将此城改为辽州,将此前占领的盖牟城改为盖州。

  占领辽东城后,附近的白岩城害怕了,赶紧和唐太宗联络,请求投降,得到允许后,中途又翻悔。唐太宗大怒,引兵攻城,并传谕全军:只要拿下此城,就将城中人口物品全赏给将士!此时,沿海路出发的军队也传来好消息。

  水军自东莱渡海,首先袭击卑沙城。卑沙城池四面壁立高耸,只有西门可攀登。在一天深夜,先锋程名振率部杀到,其副总管王文度当先登城入内。夏,五月,全城被破,生俘军民八千多人。随后,张亮另遣总管丘孝忠于鸭绿江畔展开部队,震慑高丽人。

  七月,水师进发到建安城下,全军还没树好营栅,高丽军突然杀到。大总管张亮惊慌失措,不知道如何对付,吓得傻呆呆地坐在胡床上,两眼直视,话都忘了说。好在唐军训练有素,官兵们看着他那样子,还都以为他无所畏惧,镇静如山,居然各自镇定下来,转身对敌。副将张金树乘势鸣鼓发动反击,将士遂奋勇冲杀,大破来袭敌军,又赢了一阵。此刻,白岩城早已被攻克,唐朝大军云集安市城下,正在想招拿下高丽全国呐。

  五月,唐太宗指挥诸将进攻白岩城的时候,右卫大将军李思摩(阿史那思摩)身中弩箭,唐太宗亲自于阵前为他吮血疗伤,知道此事的将士,个个感动无比,迎敌时更平添了奋勇气概。

  高丽乌骨城派部队增援白岩城,遭到唐大将契必何力截击,他带着八百骑兵,当先直入敌阵。混战中,被长枪刺中腰部,敌兵乘机把他重重包围,看看抵敌不住。正危急时,将领薛万备单骑冲入,拔契必何力于万众之中。何力认为如此失败简直是耻辱,立马在本阵中将腰上伤口简单包扎一下,又翻身杀回敌阵,高丽军当不住何力及其部众神勇,大溃败,逃散数十里,幸好天黑下来,唐军没有深入追击,乌骨援军才免于覆没。不久,刺伤契必何力的军人高突勃被抓获,唐太宗叫何力自行处理,何力想了想说:他为保卫自己的国家,冒着战场如雨般的锋镝白刃而刺伤我,实在是忠勇的壮士呐。再说,我俩素不相识,并非什么私人恩怨,干么要杀他呢?叫人将高突勃放走了。

  六月,白岩城主孙代音见抵挡不住,又悄悄派手下来联系投降,被允准。唐太宗叫使者带着唐军旗帜回去,插在城头上,城内军民以为唐军已经入城,纷纷放下了武器投降。此刻李世绩请求唐太宗实践诺言,将白岩军民全部变为唐军将士的奴隶。唐太宗听完这个请求后,却下马向他道歉,说:实践诺言,昭信于人,你说的很对。但放纵战士到城里杀人掳掠,我实在不能忍心如此。这样吧,将军部下有功的,我都以自己的私房钱酬赏,就算赎买此城军民吧。 皇帝如此宽大,李世绩也不再争执。

  白岩城一万余口人得到保全,从其他地方来白岩城参与保卫战的高丽士兵,也受到抚慰,并发放路费,让他们回到自己要去的地方。盖牟城陷落的时候,曾有自加尸城入援的七百人也被唐军俘虏。此刻见唐太宗如此宽宏大度,很受感动,自愿加入唐军作战。但被唐太宗拒绝了,告诉他们:各位的家都在加尸城,你们为我战斗的话,家人就得受连累,为了得到你们任何一个人而毁掉一个家庭,我实在做不到,请各自回家吧。过了几天,发了路费,让这些人也回家去了。

  占领白岩后,唐太宗和李世绩商议说:听说安市城险要,战士也很精良,尤其是那个城主,非常有才干。过去盖苏文叛乱时,此人不服,盖苏文怎么也打不下这座城池,才把这个城池送给他管。我看不如先攻建安城,若拿下建安,安市就被包围起来,好办的多。兵法云:城有所不攻,就是这么个意思。 李世绩想了想回答道:建安在南边,安市在北边,我军粮食都在辽东城,如今跨过安市进攻建安,如果粮道被断就麻烦了。不如先攻安市,拿下此城,建安就不难取了。 唐太宗觉得也有道理,说:既然这样,我以你为大将,当然得用你的办法,只是不要耽误我的事好了。于是进攻安市。老实说,李世绩还有层意思没说出来,那就是皇帝亲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担负不起,不如找最稳妥的法子作战,只是这样一来,不少好机会就没了。

  六月底,唐朝大军进发到安市城下,安市为高丽重镇,失去此城,则平壤的门户大开,无险可据了。于是高丽国急忙派遣北部褥萨高延寿、高惠真帅高丽、靺鞨族兵十五万增援安市城。

  面对高丽增援大军,唐太宗和臣下计议说:我站在高延寿那面想想,能对付我的策略就有三种:引兵连安市城为犄角,据守高山险塞,以城中粮食养息军队,再让靺鞨人四处抢夺牛马军粮,这样使唐军攻不能短时间取胜,打算撤退又受阻秋天泥泞,不战而坐困我军,这是上策。带着城内军民逃跑往高丽内地,这是中策。如果他不自量力,和我军对攻,实在是下策。各位瞧着吧,他们必定会出下策,我都看到高延寿怎么被擒拿的景象了。

  果然,高延寿不听从有经验的老将劝阻,仗持人多,提兵进攻唐军。进到离安市城只有四十里的地方,唐太宗还担心高丽军中途变卦,便派左卫大将军阿史那杜尔带二千突厥骑兵去诱敌,刚一交战就诈败而逃。这一切,看得高丽人哈哈大笑,互相鼓励说:容易打啊。便一鼓作气向前冲,在安市城东南八里的一座山前列阵,打算大破唐军。

  为了迎战高丽大军。唐太宗带数百骑兵,和长孙无忌等臣子到山顶高处了望,了解地形敌情。太宗看见高丽、靺鞨族兵联军列阵长达四十里,心里有顾虑,神色也忧郁了一些。江夏郡王李道宗乘机建议说:既然高丽倾国而来决战,平壤的守备肯定不强,陛下给我五千精兵,拿下那块根本之地,让敌人进退不得,面前这数十万重兵肯定不战而降。唐太宗没回答,他盘算的要足够的兵力打败高丽联军,好显示自己的神武英略呢。

  为了减轻敌人的斗志,唐太宗派使者去蒙高延寿,说:我是来问盖苏文谋杀君主的罪行的,和你们作战,不是我的本意。到你们境内,粮食不足,所以拿下几个城池取粮。等到高丽国内部安定了,你们丢失的一定归还。高延寿想着咱们人多,看来唐太宗真害怕了,就先答应着吧,慢慢的,戒备也松弛了不少。

  唐太宗看计谋得逞,立即在夜里召开军事会议,命令李世绩带步骑一万五千在西岭列阵,长孙无忌带精兵一万为奇兵扰敌,自己指挥四千步骑,悄然登上北山埋伏,约定诸军听到鼓角声,就一起冲出去杀敌。第二天,高延寿等人发现李世绩带兵布阵,赶紧整顿部队,准备迎战。就在此刻,唐太宗看见长孙无忌的奇兵已动,尘土扬起,下令属下吹响鼓角,举起旗帜,让全军大吼着冲将出来。高丽将领看唐军气势雄浑,急忙指挥部队分兵迎敌,弄得他们的军阵一片混乱。老天爷也会赶时候,乌云盖顶,响雷闪电齐出,打算下点秋雨助兴。

  参军入伍的老实农民薛仁贵,此刻身上套着白袍,头缠白色布带,手提长戟,骑着一匹劣马,领头杀入高丽军中。在昏暗的天色下,被雷电交映着,他的身影更显分明。薛仁贵高声呐喊,径直冲杀,挡者辟易,所向无敌。两军阵中突现如此英雄,连唐太宗都看呆了,高丽人更是惊心动魄,纷纷后退。唐军乘势强攻,敌军大败,四面逃散,大约有两万人被杀。战后,唐太宗把薛仁贵提拔为游击将军,并对他说:这次东征,相比于攻占城池,我更高兴的是发现了你这样的人才。好好努力吧。

  高延寿大败之后,收集残兵三万六千八百人,依山自固。唐军四面合围,长孙无忌将包围圈附近的桥梁归路都断绝掉。无奈之下,高延寿只好投降。他跪着从唐营门口走到天子脚下,请求处置。唐太宗笑笑说:东夷的年轻人嘛,在大海的角落边上逞能还行。要真碰上决胜时候,和我这见多识广的老人还差的远呐。还敢和天子对战吗?高丽众将趴在地下无言对答。唐太宗把褥萨以下酋长三千人选拔出来,授予军职,并把他们迁徙到内地去。剩下的高丽人都放还平壤。俘虏们得到这个好消息,无不高举双手磕头感激,欢呼声响彻方圆数十里之外。靺鞨人就惨了点,他们有三千三百人被抓起来活埋,据说是惩罚他们侵犯皇帝御驾的缘故。这一战获马五万匹,牛五万头,铁甲一万领,其他物质比比皆是。

  唐太宗也把这一战视为平生得意之作,写信给留守的太子和群臣夸耀说:我这个将军当到这份上,大家觉得怎么样?,并命名自己埋伏的山叫驻跸山,以为纪念。而高丽人闻此败讯,不打算死守城池了,后黄城、银城的军民撤退一空。从安市到平壤,几百里方圆都没了人烟。可安市还是坚持抵抗,不打算投降。

  秋天的七月,唐太宗下诏标识战死者尸体,等大军归国时一起抬回去。并封降将高延寿为鸿胪卿,高惠真为司农卿。看来他准备回家了。

  八月,抓到间谍高竹离,唐太宗亲自询问,他将此人身上绳索解开,问他你怎么这样瘦呐?高竹离回答说:因为躲开大路盘查,乘缝隙前进,几天没吃饭了。唐太宗赏赐他一顿饭,然后说:既然你是间谍,肯定要赶回去复命,代我给莫离支盖苏文传个话,要打听我军消息,直接派人到我这里来问好了,用不着悄悄咪咪的那么辛苦。叫人把他放回去。临走的时候,唐太宗看见高竹离打着赤脚,又送了双鞋子给他。

  安市怎么也打不下来,但安市守军也不敢出城作战。唐太宗只是多派斥候侦察,立营的时候干脆也不建营栅堑壕了。唐军战士就是单身出去办事,野外随便住宿都不用担心什么,和在中国也差不多。

  从大兵进到辽东之日算起,前后耗了六个月,莫离支盖苏文悄悄派使者联络西北部族薛延陀,教唆他们进攻中国。薛延陀真珠可汗颇为心动,遣使者来窥探,唐太宗直截了当地打发他们说:告诉你们的真珠可汗,我如今攻打高丽,你们想偷袭中国,竟管快来就是!这话传到真珠可汗耳朵里,可把他吓着了,赶紧又派使者来道歉,并表示愿意出兵帮助,被唐太宗拒绝了。

  安市人看见唐军拿他们没办法,信心逐渐足起来了。每当他们看见唐太宗的车驾从城下过,纷纷站在城墙上放声辱骂。太宗大怒,李世绩也气愤不过,向他请示,要在攻克后,把全城老百姓都活埋掉。安市军民听见这个消息,更加拼命地坚守。安市更难被攻破了。随军降将高延寿和高惠真建议直取安市背后的乌骨城,然后直趋平壤。群臣也觉得这办法好,并且告诉太宗,张亮的部队也到了卑沙城,可以合兵攻拔乌骨,然后渡过鸭绿江直取平壤。但是长孙无忌坚决反对,理由很简单:天子亲征,和一般将领不同,绝对不能乘危侥幸。如今安市和建安的敌人,大约有十万,我们绕过去,不排除咱们后军被偷袭的可能性。天子出征,只能要万全之策。还是先破安市,再取建安,然后长驱而进为好。唐太宗反驳不了这个理由,再一想反正自己兵力也不够,还是继续围攻安市吧。这样一来,为求万全,反而不能用奇兵,上策成了下策。

  一天,安市人打算乘唐军久攻松懈,偷袭一下。没想到杀鸡犒劳敢死队的时候,声音鼎沸,被唐太宗听见了,他判断敌人多半要偷袭,严密戒备。果然在晚上,几百名高丽敢死队员从城上用绳子吊下来。唐太宗发现后,亲自带兵到城下迎击,杀了几十个人,其他的都退了回去,从此不敢出来。

  江夏王李道宗指挥部队高筑土山,逐渐逼近城的东南角,安市人也将自己的城墙不断加高抗拒。两边士兵在高地上相互攻杀了六、七天,唐军用冲车擂石把城楼打坏,安市人立即树起大木栅塞住缺口。前后六十天,用了五十万左右的劳动力,才将土山修到离城只有几丈光景。一天晚上,土山垮下来,把城墙压垮,负责守卫的唐将傅伏爱私离职守,山上无人指挥。高丽兵立即从城墙缺口冲出来,占领土山,挖出长壕守备着。唐太宗眼见这么好的机会白丢了,心里非常恼火,杀傅伏爱于军前。李道宗也光着脚到军旗下请罪,唐太宗严肃的告诉他:你罪的确该死。但既然象汉武帝那样杀王诙而损失大将,不如象秦穆公重新用孟明视还能取胜,何况你还有破盖牟、辽东的功劳,这次特别饶了你。

  唐太宗,名叫李世民(599年—649年 )在位23年(627-649)是唐朝第二位皇帝,也是一名军事家。唐太宗在位23年,在位期间国泰民安,社会安定,经济发展繁荣,为后来的开元盛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后人称他的统治为“贞观之治”。

  隋炀帝杨广大业末年,李渊先后任山西河东慰抚大使、太原留守,负责今山西地区的农民起义和防备突厥,李世民随父在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当时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力量日益壮大。李渊、李世民父子看到隋朝将亡,遂于大业十三年(617)在晋阳起兵,接着南攻霍邑(今山西霍县),西渡黄河,攻取长安(今陕西西安)。太原起兵之初,李渊以长子李建成为陇西公,左领军大都督,统左三军;李世民为敦煌公,右领军都督,统右三军。

  攻克长安后,李渊立隋炀帝孙代王杨侑为帝,改元义宁,是为恭帝。恭帝进封李渊为唐王,以李建成为唐王世子;李世民为京兆尹,改封秦国公;封李元吉为齐国公。义宁二年(618)李世民徙封赵国公。三月,隋炀帝被杀。五月,李渊即位,国号唐,建元武德,是为唐高祖。李渊以李世民为尚书令。不久,又立李建成为皇太子,封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

  此后,李世民经常出征,逐步消灭各地割据势力。自武德元年起,秦王李世民亲自指挥了三场大战役:一、破李轨,平定陇西割据势力薛仁杲(薛举之子),铲除了唐王朝来自西北方面的威胁;二、败宋金刚、刘武周,收复并、汾失地,巩固唐王朝的大后方;三、在虎牢之战中,一举翦灭中原两大割据势力——王世充和窦建德军事集团,取得了唐代统一战争决定性的胜利。李世民自此威望日隆,尤其是在虎牢之战后进入长安时,受到部分军民以皇帝的礼仪招待。武德四年冬十月,封为天策上将、领司徒、陜东道大行台尚书令,食邑增至二万户。高祖又下诏特许天策府自置官属,俨然形成一个小政府机构。

Power by DedeCms